体彩7星彩最新开奖结果|7星彩玩法一周几期

聯系我們

地址:

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88號

電話:

400-123-4567

郵箱:

[email protected]

著名作家余華做客浙江大學 自述寫作歷程

發布時間:2019-04-06 02:43 閱讀

圖為活動現場。  謝盼盼 攝圖為活動現場。 謝盼盼 攝

  中新網浙江新聞4月5日電 (謝盼盼)一場特殊的對話在浙江大學(下稱“浙大”)里開展,如果說,春天的夜晚是靜悄悄的,那這場對話的掌聲就如春雷在大地頻頻響起。近日,由浙江大學中華譯學館、浙江大學翻譯學研究所主辦的“我與文學——著名作家余華講座”在此舉行。

  這一場對話是浙江大學文科資深教授許鈞與著名作家余華。余華是當代著名作家,其代表作《活著》和《許三觀賣血記》曾入選百位批評家和文學編輯評選的九十年代最具有影響的十部作品。

  許鈞與余華是多年好友,兩人性格風趣幽默,而當晚的對話帶著些“小刺”,直探文學“內核”。

圖為活動現場。  謝盼盼 攝圖為活動現場。 謝盼盼 攝

  許鈞一上場,就向余華拋出了一個問題,“文學究竟意味著什么?”

  余華將目光著眼在了1998年的意大利,那是他此前為數不多的出國機會。他記得,當時作家們就坐在一起討論“為什么寫作?”當時講的就是自己怎么走上文學道路。

  1978年,高考失利后的余華到了縣城的牙科醫院當牙醫,上班第一天就拔牙,這一干,就是五年。

  “非常不喜歡這份工作,”余華自嘲,“每天看別人張開的嘴巴,算是世上最沒有風景的地方。當時經常看到文化館的工作人員走來走去,覺得很自由,當時想如果能調去文化館工作該有多好。”

  但要成為文化館工作人員,就要會作曲、畫畫或寫小說等。“快速學作曲、畫畫已經來不及了,寫小說認識字就可以了,那就寫小說吧。”余華的闡述不乏幽默感。

  于是,1983年,余華就開始寫作并發表小說,從此脫穎而出。

  “那現在寫作,又意味著什么?”許鈞又拋出了一個疑問。

  余華說,一開始寫作的出發點是為了改變命運,現在已經離不開寫作了。有時忘記的文字會突然重新閃現,又有些文字會勾起已淡去的珍貴記憶,但是當文學與個人經歷相聯結,它就永遠不會離開我們了。

  許鈞認為,余華很幽默,但寫作起來卻特別“狠心”,還熱衷寫人的苦難,這又是為什么?

  據了解,《活著》是余華的代表作之一,講述了在大時代背景下,隨著內戰、三反五反,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社會變革,徐福貴的人生和家庭不斷經受著苦難,到了最后所有親人都先后離他而去,僅剩下年老的他和一頭老牛相依為命。

  聽到這一問題,余華笑了笑,他說,文學跟教育一樣,都是跟人打交道,文學最本質的吸引力就在于對人性的理解和描述。在生活中,余華是一個快樂的人,但在揭示人性時,總是創作出“自己口袋里沒有的東西”。

  “寫作是否為讀者寫?”許鈞再次提問。

  針對這一問題,余華認為,作家的讀者很多,作家無法一一去征求意見,從這層面上來說,作家無法為讀者寫作;但作家又是為讀者寫作,因為他本身就是一名讀者。“作家寫作的時候有雙重身份,一種是作者,一種是讀者,作者是把情節和細節往前推進,讀者的身份就是不斷修改,把握分寸。”

  當晚,面對浙大學生時,余華勉勵,讀書該怎么讀?每一本書都有自己的缺點,要努力去發現書中的優點,只有優點才能幫助自身成長。(完)

[編輯:馬牧青] 來源:中新網浙江

地址: 廣東省廣州市天河區88號 電話:400-123-4567 郵箱:[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織夢58

体彩7星彩最新开奖结果